实时新闻

蛙鸣挂在树上

作者:admin 2020-06-26 我要评论

蛙鸣挂在树上  作者:洪忠佩   “青蛙哄哄哄,清明叫下种。”   春耕春种开始了,那青蛙此起彼伏的叫声,...

  作者:洪忠佩

  “青蛙哄哄哄,清明叫下种。”

  春耕春种开始了,那青蛙此起彼伏的叫声,不问晴雨。此时的母亲,背后好像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推着,一天天忙得打转。然而,她并不会因为忙碌而乱了路数——首先选择晴好的日子,把谷种、稻秆、木桶、笸箩都晒了一遍,再着手去浸种。

  横亘徽饶三百里的大鄣山,巍峨,挺立。村庄坐落于山脚,村基好比辗房里的轮盘,圆乎乎的,规整得很。“轮溪”的村名,缘于古坦水与洪源水在此汇流环绕。而村庄周边的稻田呢,却很难找到一丘一畈方方正正的。那椭圆的、三角的、长条的稻田,总是随着山势与地势高高低低地错落着。在父老乡亲的口中,习惯称之为冷浆田,即只能种一季稻。田高河低,提供灌溉的也只有源自山涧里的水,稻田不仅产量低,也徒增了耕作的难度。想想,沟渠延伸不到的稻田,只能用毛竹剖开做成竹笕去引水灌溉了。即便到了大暑或初秋,稻子开始收割,打谷机也无法运到现场,只能用禾戽去进行手工脱粒。在忙于收割的日子里,我忽然发现母亲衣服的后背上有了白乎乎的盐渍。好在,大树底下好乘凉,田头地角长着乌桕、香樟,或者枫香,去往山坞的路上,还有路亭,累了,想歇息也不用找地方。

  算起来,我家的稻田合起来也只有一亩多的样子。田虽然少,但所有耕作的程序一样都省不了。父亲常年在外地工作,犁、耙、耖,自然落在了叔叔肩上,而像浸种、育秧、插秧、耘田、收割,却非母亲莫属了。相对于插秧、耘田、收割,浸种称得上是私密性的,温度、湿度全凭经验去掌握——从浸种开始,母亲就在期冀中静观其变。又或者,母亲从选种开始,就与谷种之间达成了某种默契。我呢,顶多只有帮衬的份,只能给母亲打打下手。

  油菜花的退场,油菜籽的收割,仿佛一下子给村庄的梯田换下了春装。那田埂层层叠起的曲线,与山峦的绵延起伏,还有河流的环绕流淌形成了巧妙的呼应。经过翻耕、蓄水,江思坑与塘下的梯田又宛如进入了新一轮的孕育。

  牛背鹭与斑鸠,是最早进入村庄梯田的拾穗者。一丘一丘田里的水俨如镜面,它们的每一次落脚,都会踩碎自己的身影。相比有时垂首静立的牛背鹭,斑鸠要调皮得多,叫声也欢快。斑鸠与牛背鹭忽儿游走,忽儿飞翔,田野上只留下一声声牛哞。成群的牛背鹭贴着水田或者溪面飞翔的样子,好比是一朵朵白云在飘。

  这样的场景,意味着村庄开启了一场新的田野语境的叙事。

  大地上的事,只有付出一分耕耘,才有一分收获。无疑,田里还有很多事都等着我们去做。老话一句,芒种端阳前,打着火把去莳田。总不能,日不做,夜摸索吧。

欢迎转载,本文标题:蛙鸣挂在树上
转载请注明原文网址:https://www.newsiid.com/news/742d96355e3ecfba398e3bd1fa776631.html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  • 新冠病毒溯源不应政治化

    新冠病毒溯源不应政治化

  • 离石抗战壁画:一部吕梁抗战

    离石抗战壁画:一部吕梁抗战

  • 有一道大坝叫众志成城

    有一道大坝叫众志成城

  • 传统剧目改编必须彰显时代性

    传统剧目改编必须彰显时代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