实时新闻

饸饹记

作者:admin 2020-06-12 我要评论

饸饹记  作者:高凯   在我的故乡陇东一带,丝丝缕缕的面条好像是人们一辈子都扯不断的命线线,其中的饸饹...

  作者:高凯

  在我的故乡陇东一带,丝丝缕缕的面条好像是人们一辈子都扯不断的命线线,其中的饸饹面是“面肚子”们的最爱,让人牵肠挂肚。

  作为华夏农耕文明的源头,陇东的居民一直以面食为主。一年四季,除了馒头、包子和饺子等面点外,当地成系列的传统面条堪称一大特色,除了本文要说的饸饹面,还有细长面、刀削面、浆水面、酸汤面、荞剁面、搓搓面、烩面和炒面等十多个主食品种。其中的饸饹面,因食材不同而有四个品种:小麦面谓之白面饸饹,高粱面谓之红面饸饹,荞麦面谓之黑面饸饹,玉米面谓之黄面饸饹。

  面条当然都来自于面粉,白的黑的红的黄的面粉,经过热水或冷水的混合形成或软或硬的面团,在案板上揉、捏、擀、剁即成面条,在锅前削、拉、扯、揪则成为面片,而饸饹是唯一被压出来的面条。压饸饹面的工具叫床子,所以饸饹面也叫床子面。

  一般来说,饸饹面只有人多了才能吃,一两个人是吃不起来的,主要是太麻烦,家里来了客人、逢年过节或者遇上红白事的时候才能吃到。细长面是手艺活,谁家有会擀面的巧妇就能吃到,而饸饹面是力气活,得有肯出力气的人。虽然是正餐,但陇东人待人实诚,在红白事酒席上不把吃饸饹面叫作吃饭,而叫喝汤,喝完几碗这样实实在在的“汤”之后,才开始吃酒席。

  吃饸饹面有许多讲究哩。饸饹面有两种基本的吃法,即汤吃和干吃。所谓汤吃,就是浇上煎好的臊子汤,有些地方是一碗汤一碗面分开的,汤是自己的,面可以共享。所谓干吃,就是拌上干臊子,有点像今天的干拌面。臊子汤内容很丰富,有猪肉丁、土豆丁、萝卜丁、豆腐丁、木耳丁、黄花菜丁和鸡蛋花花,再就是一层火红的辣椒面面,所以也叫红汤。干臊子分荤臊子和素臊子两种,荤臊子当然是猪肉炒的,素臊子一般都是自家地里种的各种蔬菜。此外,还配有一些调味菜,比如切碎的韭菜、青辣椒、蒜苗和葱什么的。

  如今,饸饹面只剩下白面饸饹和黑面饸饹两种了。上世纪70年代的主打主食是红面饸饹和被称作“钢丝面”的黄面饸饹,令人难以忘怀。那是刚刚熬过一段饥饿的日子之后人们的口福,今天陇东的中老年人应该都记得那种美食。那时候,人们之所以把玉米面饸饹叫作“钢丝面”,是因为玉米面本身就很硬实不好消化,经过床子强力压出来之后更加结实、有韧性,煮一下还不能吃,必须在锅里再蒸一会儿才能盛到碗里。即使这样,“钢丝面”依然“坚韧”,一根面从碗里送到嘴里,一双筷子挑它拨它夹它扯它,都不会轻易断。

  陇东人爱吃饸饹面之类的面条是有道理的——不用细细去嚼,尤其是牙口不争气的老年人,端一碗面条,就像端了一碗流畅的美食线条,呼噜噜几口连汤带面吸进嘴里就顺肠而下了,整个过程很酣畅很痛快很解馋,而且很顶饱,不会哄自己的肚子。

欢迎转载,本文标题:饸饹记
转载请注明原文网址:https://www.newsiid.com/news/52a9ba437b5275f950987a34ee7542c3.html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  • 再现马克思正义论的思想原像

    再现马克思正义论的思想原像

  • 我读章开沅先生的《走出中国

    我读章开沅先生的《走出中国

  • 纲举目张地书写革命根据地历

    纲举目张地书写革命根据地历

  • 依靠改革应对变局开拓新局 扭

    依靠改革应对变局开拓新局 扭